司法在线
当前位置:主页 > 司法汇聚 > 法院 >

浙江宁波:千里扣车,斗智斗勇上演现实版“潜伏”

2021-09-09 16:40:15 司法在线

浙江宁波:千里扣车,斗智斗勇上演现实版“潜伏”

执行人员正在办理轿车的扣押手续。 倪 羽 摄

“我担心了一上午,现在终于放心了!”7月10日中午,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某酒店门口,被执行人李某向浙江省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倪羽连声致谢。过去的24小时里,倪羽和随行的执行员上演法院版“潜伏”,全力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定位“闪现”,千里奔袭扣车

李某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额110万元。执行期间,浙江省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查封了其名下一辆奔驰轿车。但经查,李某先前已将该车连同车辆行驶证、登记证抵押给小贷公司,因其未及时还款,该车被小贷公司转让,几经易手,下落不明。

今年4月,当事人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约定李某在2022年2月前先分期偿还60万元,该案进入执行和解长期履行阶段。但因经济状况窘迫,其能否按期履行还是未知数。

7月初,李某发现,装载于车上的GPS追踪器在沉寂了数月后突然上线了,显示该车近期频繁出现在青岛市城阳区某厂区附近,李某遂将这一线索告知承办法官倪羽。考虑到远在900公里外的追踪器随时存在电量耗尽、信号被屏蔽等风险,倪羽决定带桂凌、管武杰两名执行员即刻前往青岛开展异地扣车行动。

执行“窘途”,抖音帮了大忙

7月9日,倪羽一行抵达青岛,却发现GPS追踪器掉线了。他们怀疑是车辆未启动导致的追踪器休眠,遂仍前往线索地探查。

时值正午,执行人员逐步扩大范围,在烈日下搜索了一个多小时,仍未发现车辆踪迹。倪羽担心,若车上安装了屏蔽器,那么该车有可能已被转移,甚至已驶离青岛。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行动扑了空,他们决定前往当地公安局寻求协助。途中,倪羽想上网查看该型号奔驰车的基本情况,便打开抖音软件搜索关键词。突然,他发现了一个青岛本地的抖音号近半年来发布了多条与案涉车同款车辆的视频,而该款车的国内保有量仅100辆左右,视频里的车子很可能就是李某的。

果不其然,经李某辨认,这就是他的奔驰车。倪羽随即让他以求购者身份私信抖音号主,对方称自己是二手车车商,车子正等待转让。

但是,倪羽考虑到抵押车行业存在交易套路多、从业人员鱼龙混杂等诸多乱象,该抖音号主是否为正规车商一时无从判定,让其主动配合交车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倪羽酝酿起了一个“放线钓鱼”的计划。

放线“钓鱼”,制定周密计划

在倪羽的指示下,李某添加了车商的微信,并支付了订金。车商表示,车子停放在青岛市李沧区A地,当晚20时可看车。

经查询,A地地处偏僻,四周无居民区,“晚上行动不安全。”倪羽警觉地想。考虑到车商很可能已从小贷公司处掌握到李某的身份、长相信息,且对方势力不明,为降低风险,倪羽决定亲自扮演李某的“友人”先行露面。

随后,李某与车商商定于第二天上午10时验车,地点定在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附近一家地理位置合适的酒店门口。到时,先由他懂行的“友人”帮忙验车,等中午李某从外地飞回青岛,抵达酒店后再议价格。

经沟通,城阳区法院执行实施庭负责人表示,将全力配合行动,安排执行干警提前在酒店东面停车场等候。紧接着,倪羽三人分工,由桂凌跟随倪羽行动,管武杰则在场外接应,并随时保持联络。此外,三人还制订了两套方案:若车商如约送来案涉车辆,则由倪羽、桂凌先行“验车”,支援到位后再实施扣押,做好现场维稳;若车商留有后手,要带他们去别处看车,在确保安全和不暴露的前提下,听从安排,共享定位,等待支援。

对方是否是正规商家?现场是否会发生冲突?城阳区法院的支援能否及时赶到?此次行动仍有诸多不确定性。“扣车成功前,李某的手机保持飞行模式,营造在飞机上的假象。”“管武杰的望风位置要提前踩点,关注可疑车辆。”当晚,三人对现场可能发生的状况进行了反复推演、设想,为行动做足准备。

上演“潜伏”,巧“执”案外人

第二天,青岛当地高温。倪羽一行提前踩点完毕,确认通讯设备等一切准备无误后,便紧张地等待目标车辆出现。

眼看就要到10时,对方仍未现身,倪羽决定主动联系。拨通电话后,车商却一直搪塞拖延,还强烈表示要把他们带至城阳区B地一仓库看其他车型。

“我只是帮朋友验车,下午还有工作,车子不开来,今天就不看了。”面对狡猾的车商,倪羽机智地回应说。又过了一刻钟,车商再次来电,称会把奔驰车开来。不一会儿,车子的GPS信号终于上线,并向酒店移动。而倪羽发现,发车点既不是李沧区A地,也不是城阳区B地,而是距离酒店27公里外的胶州市C地。

中午11时30分,GPS信号显示车辆抵达酒店附近。倪羽和桂凌与一位自称是车商的男子碰上头,但仍不见奔驰车身影。追问之下,男子才称:“车子要再等一会儿。”这下,倪羽意识到,男子可能是来“探路”的。方才桂凌已发出信号,若管武杰提前带支援赶到,势必会打草惊蛇。倪羽一面与车商斡旋,一面祈祷奔驰车赶快出现。

焦灼之际,男子终于说:“车来了。”一辆白色浙牌奔驰车由另一男子从不远处开来,倪羽松了口气。随后,桂凌以查看车内情况为由进入主驾驶座,倪羽则假意查看车身状况,与车商攀谈。

几分钟后,城阳区法院的支援赶到,倪羽随即亮明身份,严肃地表示该车所有权属于李某,现法院需扣押该车,希望两名男子配合工作。车商见“买家”突然“变脸”,顿时慌了神,想打电话通知其他同伴,被及时制止。倪羽再一次进行释法:“如对扣车行为有异议,可向宁波高新区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请勿恶意阻挠执行,否则将承担刑事责任。”

最终,倪羽一行完成了对奔驰车的扣押手续。至此,一场历经24小时斗智斗勇的异地执行行动圆满结束。目前,该车已拖运回宁波,等待进一步处置。

“以和解长期履行终结执行对缓解执行案件压力有现实意义,但和解长期履行不等于法院从此不管不问。当事人主动提供财产线索能更好地促进案结事了,我们也必定尽心尽力,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倪羽如是说。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