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在线
当前位置:主页 > 司法汇聚 > 法院 >

福建厦门:“湖里温度”催生主动履行新常态

2021-09-29 12:15:35 司法在线

福建厦门:“湖里温度”催生主动履行新常态

湖里区法院执行法官上门调解,积极促成和解。

随着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信用惩戒体系的不断完善,“老赖”在出行、旅游、投资、消费等领域处处受限。在对失信行为大力打击的同时,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采取多种方式促进被执行人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弘扬诚实守信的正能量,营造良好的诚信社会氛围,起到了良好的法律和社会效果。

“这么多年的朋友,这钱我一定还上”

2020年9月的一天,在湖里区法院执行服务中心,阿水一见到阿龙,就要给这位昔日的朋友跪下,阿龙忙上前阻止,说:“你别跪,把钱还我就行……”

原来,二人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也是相识多年的朋友,2014年,阿水因资金困难向阿龙借款124.8万元,但在归还本金30万元及利息11.4万元后,再未还款。在多次讨要无果后,阿龙将阿水诉至湖里区法院。

法院一审判决阿水应偿还阿龙借款94.8万元及相应利息,一审判决后,阿水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生效后,阿水陆续还了部分欠款后便再未还款,阿龙无奈只好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法官龚晓星调查发现阿水名下除一套唯一住房外,再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他组织双方调解,阿水一再强调自己做生意失败无力还款,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不是我不想还钱,我是确实没钱了。”阿水表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阿龙亦十分无奈,“不是我不近人情,根据之前的约定,连本带利你还欠我两百多万呢,你不是还有一套房子吗,零头不要了,你把房子卖了还我两百万。”

“我只剩最后这套房子了,卖了我们一家四口住哪儿去啊。”阿水答到。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规定,对于被执行人及其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可以查封,不得拍卖、变卖或抵债。据此,很多人都认为唯一一套住房不得执行,甚至有部分人以此为“尚方宝剑”恶意赖债,企图逃避法律责任。

“但是法律同时规定,在保障被执行人及其所抚养家属最低生活标准所必需的居住房屋和普通生活必需品后,是可以执行所谓‘唯一住房’的。”龚晓星对阿水进行了普法:“就你的情况,可以大房换小房,或者卖了房子后给你留足五到八年的租金。”

听了执行法官的话,阿水依旧面露难色:“可我的两个孩子还要靠这套房子的学区入学读书啊。”看到此时阿龙的表情也有所动容,龚晓星觉得促成和解的时机到了,在他的调解下,阿龙同意减免部分利息,阿水也表示一定回去再想办法:“这么多年的朋友,这钱我一定还上!”

终于,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阿龙还主动向法院提出解除阿水的限高措施。回去后,阿水积极筹措资金,最终阿水父亲主动将其名下的住房出售,替阿水将钱还给了阿龙。

2021年7月20日,阿水按照和解协议全部履行完毕,至此,这个案件顺利执结。

“这是一起案件的结束,更是两个家庭的释怀”

“法官,拘留我吧,我真的没钱给他,拘留我也算对他有个交代。”跟执行员黄华杰说这话的人叫老汪,是个小包工头。

2015年7月,阿奇受雇于老汪的装修施工项目不慎摔伤。湖里区法院一审判决老汪支付阿奇医疗费、后续治疗费等合计38万余元,厦门桓某建筑公司负连带赔偿责任。老汪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8年8月,阿奇申请强制执行。黄华杰调查发现,该案二审上诉期间,建筑公司负责人阿娟为逃避连带赔偿责任存在抽逃出资的行为,法院对其采取十五日司法拘留措施。三天后,阿娟家属主动与阿奇达成和解协议,赔偿22万元。

2019年5月,法院对老汪采取了司法拘留措施。在拘留现场,老汪说了前面那番话。

原来,作为家中顶梁柱的老汪自己在一次施工中脊椎受伤,无法再从事重体力劳动,家徒四壁,生活十分困难,所以被拘留后还是没能向阿奇支付款项。

而阿奇因摔伤导致急性重型颅脑损伤、左额颞顶顶部颅骨缺损、外伤性(双耳)听力障碍,妻子已与其离婚,两个未成年子女需其抚养,生活陷入困境。为此,黄华杰为其申请了5万元的执行救助金并及时发放到位。

考虑到阿奇在生活上需要有人照顾,而他在厦门又举目无亲,黄华杰耐心劝说其返回湖北老家:“你放心回家,案件有任何进展我第一时间告诉你,剩余的钱,我一定帮你要回来!”

与此同时,黄华杰把阿奇的这些情况告诉了老汪,因为自己也在饱受病痛折磨,苦苦为家庭、为生计奔波,老汪听闻阿奇的现状十分不忍:“再难,我也一定把钱凑出来给他。”

在黄华杰的积极协调下,2020年6月,双方终于达成和解协议,老汪离厦返乡,终于把钱凑齐。次月,老汪按照和解协议全部履行完毕,黄华杰也松了一口气:“这是一起案件的结束,更是两个家庭的释怀。”

“你就要‘升级’了,不能做‘失信’妈妈”

早年间,阿清和老丘父子合伙投资,父子俩陆续给阿清转了80万元,然而投资失败,这些钱也打了水漂。多年朋友阿清自觉有愧,主动承担投资失败的责任,分别向老丘父子写下借条,承诺2019年初把钱款还清。

然而在还了10万元后,阿清再未主动还款,遂被老丘父子告上法庭。法院的判决很快下来,阿清依旧没能还款,老丘父子遂向湖里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通过调查,执行员杨锁发现,此时的阿清除了名下唯一住房外,已无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此外,在执行过程中,细心的杨锁还发现阿清腹部隆起、行动不便——这位被执行人怀孕了。

考虑到阿清的实际情况,本着善意执行的理念,案件一直以调解为主,并没有将她名下的住房强制腾房拍卖。“你就要‘升级’了,可不能做‘失信’妈妈啊!”杨锁对阿清说。

简单的一句话,惊醒了阿清。她摸着自己的肚子,想着即将出生的新生命,暗暗下了决心。她开始积极筹措奔走,决定早日把钱还上。

“我之前还有笔投资款,但是对方账户被冻结了。”阿清主动联系杨锁,表示自己还有一笔投资款,之前打给了一个在河北的账户,然而这个账户因涉嫌洗钱犯罪,已被当地公安查封。

因为被限制了高消费,阿清两次来到湖里区法院申请暂时解除限高,以便乘坐飞机与河北警方沟通,看能否将自己的钱要回来以还给申请执行人。然而,因为相关案件尚在侦破过程中,对方账号一时无法解冻,眼看自己的钱要不回来,阿清很是沮丧。

思来想去,阿清一咬牙,把名下唯一一套房产卖了,将所欠款项全部还给了申请执行人。结了案,阿清也迎来了新的生命、新的希望。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