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在线
当前位置:主页 > 司法汇聚 > 法院 >

浙江遂昌:三个“一点儿”化解个人债务僵局

2021-09-29 09:16:20 司法在线

浙江遂昌:三个“一点儿”化解个人债务僵局

遂昌法院与银行签订服务合作协议,推出“重整贷”项目。徐 超 摄

2020年以来,浙江省遂昌县人民法院探索建立了个人债务重整工作,通过创新一系列制度设计,在调查确定债务人有还款意愿的基础上,主动对接各方,实现“债务人努力一点儿、第三方投资一点儿、债权人让一点儿”来破解债务困局。目前该院已对57名债务人进行了个人债务重整,共化解了149件执行案件和35件诉讼案件,涉及金额2881.4万元,共免除57名债务人债务本息1409.9万元,平均清偿率51.07%,本金清偿率86.46%,159名债权人得以实现债权。

债务人“努力一点儿”获得拯救与重生

朱某和兰某是夫妻,12年前他们因经商失败而背上200余万元的债务,在遂昌法院共有13件未履行完毕的案件。十多年来,朱某和兰某一直在外打工挣钱还债,可也只清偿了一部分债务。随着年龄的增大,债务利息的不断增加,朱某和兰某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眼前一片迷茫,看不到希望。

“听说遂昌法院个人债务重整制度可以让我们和债权人协商,让我们看到了还清债务的希望,就立即联系了遂昌法院。”朱某和兰某说。

“我知道他们两个日子不好过,但是我们收不回钱心里也很难受。”债权人张某说,“刚好遂昌法院出台了这样的制度,我想着还不如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能够重新开始,为他们解绑的同时,也让自己从这场债务纠纷中解脱出来。”

经过不断的磋商,各方当事人达成了免除朱某和兰某债务本息97万元,全部案件清偿比例为55%的重整方案。

“法院帮了我们,大家作出了让步,我们自己必须再努力一点儿还清债。”朱某说,目前他们通过第三方融资和自行筹集资金,一次性全部清偿完毕。

在遂昌法院所办结的个人债务重整案件中,已有越来越多的债权人不再要求对债务人设置免责考验期,并同意在重整方案履行期间最大程度减少对债务人的信用限制,如不再限制重整债务人乘坐飞机和高铁,以对债务人影响最小的方式来提高其清偿的效率和能力。

“事实上包括在终本库的失信债务人在内,有很大一部分人有履行意愿,因为没有钱或债务总额太高,让他们失去了全力还债的动力。”遂昌法院院长陈裕琨介绍,个人债务重整“遂昌样式”实质上是建立了一种促使债务人自愿尽最大努力偿债的正向激励机制,即用“免除剩余债务而获得重生”来激励有履行意愿但暂时缺乏足够履行能力的债务人在第三方帮助下尽其最大努力履行债务,一次性解决其全部债务问题。

个人债务重整“遂昌样式”一方面让债权人知道,只有最大限度宽容债务人失败就是最大程度保护债权人自身利益。另一方面让债务人知道,只有诚实而尽最大努力去偿债才能获得宽容和拯救。相反,不诚实而尽最大努力去逃债,则不仅得不到宽容和拯救还会受到严惩。

第三方“投资一点儿”打破债务僵局

林某是一家企业的小职员,因丈夫在上海做生意失败而背上上百万的夫妻共债。丈夫为躲避债务而失去联系,林某不得不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还款责任,加之还要抚养正在读初中的女儿。林某感觉自己每日都生活在“债务监狱”中,时常彻夜难眠。

听说遂昌法院正在开展个人债务重整工作,林某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申请了个人债务重整。遂昌法院对林某的情况进行全面审核后,确定其没有规避执行行为,便将林某申请个人债务重整的相关情况通知各债权人。各债权人提出只要能拿回现钱,就可以作出让步。

“钱从哪里来?”这个问题不仅债务人在想,遂昌法院也在想。于是遂昌法院与地方商业银行合作,推出了“重整贷”项目,旨在为信用受限制的失信债务人重新开放信用而恢复其履行能力。

在银行“重整贷”的支持下,林某与各方债权人协商谈判,最终达成了林某只需一次性清偿57万元,剩余债务予以免除的重整方案。“现在我只要还银行的贷款就可以了,这样心里会轻松很多。”林某如是说,“我感觉自己好像从牢里出来了一样。”

事实上,个人债务重整“遂昌样式”引入的第三方投资者并不仅限于银行,企业、投资机构、房产中介以及亲朋好友等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对债务人闲置在债务僵局(法院终本库)中的债务人资产资源进行投资,盘活上述资产后帮助债务人还款。在已办结的51件个人债务重整案件中,已引入第三方融资1050.3万元,其中,通过“重整贷”引入银行的融资135万元。

为扩大第三方投资者的引入范围和加大引入力度,遂昌法院正与阿里巴巴的网上拍卖平台合作,从线上招募投资者,对民宿、小产权房以及加油站三类财产进行选择性投资。

债权人“让一点儿”破冰涉金融债务案件

王某因早年做工程失败而背负355万元巨额债务长达20年之久。王某共有债权人35名,已进入执行程序的11件案件均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而处于终本状态,另外32笔债务未进入司法程序。自2002年起,王某母亲生病瘫痪在床需人照顾,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王某一边照顾母亲,一边打零工维持基本生活所需,无力清偿债务。今年4月,由于王某父亲(已故)的房产被征迁,王某继承了237万元的拆迁款。王某得知可以通过个人债务重整一揽子解决债务问题后,便主动来遂昌法院申请重整。在个人债务重整过程中,由于债权人之一的遂昌农商行不愿作出让步,导致重整陷入僵局。

其实,在今年6月之前,受限于地方金融机构不愿意参与个人债务重整,遂昌法院成功办结的个人债务重整案件均为不涉金融债务的案件。面对需要金融机构作出让步的个人债务重整方案均无法达成的困境,遂昌法院一直努力与地方商业银行沟通、协商,全力推动地方商业银行参与个人债务重整的制度变革,尽快实现涉金融债权的个人债务重整。

为彻底解决王某长达20余年的债务问题,遂昌法院积极与遂昌农商行磋商,推动其参与个人债务重整的制度变革。经过协商,达成了以王某持有的金融债权本金的130%比例的一揽子受偿的重整方案。自此,王某可以一口气还清银行贷款,不用担心部分偿还后剩余贷款持续产生利息;银行方面也得到了其参与执行分配的清偿比例的三倍以上还款。至此该起长达20余年的债务老案得以化解。

同时,为王某提供担保而陷入“三角债务”的戴某,也因王某的重整成功获得了重整机会,一次性解决了其个人的4笔涉3名债权人的债务老案。戴某债务老案的一并化解表明,通过个人债务重整制度,能够有效打开三角债链条,释放市场债务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遂昌法院个人债务重整制度的启发和推动下,尤其是王某个人债务重整案的成功办结,推动遂昌农商行对其不良贷款处置机制进行了全面改革,成立了专门的不良贷款处置部门,力争在最大程度实现其个人不良贷款回收的同时,帮助更多债务人摆脱债务危机过上正常生活,实现整体共赢。

随着个人债务重整“遂昌样式”的不断推进,正在让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感受到公平与正义。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热门内容